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如何帮助身边深受抑郁困扰的人?这里有一些建议

Heather Murphy2018-06-12 07:00:37

这个问题并没有轻松的答案。

本文只能在《99uu在线娱乐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凯特·丝蓓(Kate Spade)深受抑郁症困扰并自杀的报道,使她从光鲜名流的代表变成了一个略显沉重的提醒,告诉人们:抑郁症影响着形形色色的人。三天后,我们一睁眼就听说了另一位备受爱戴的名人——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世界名厨、电视主持人——编注)自杀的消息

这两个悲剧使得数以百计的人们发出推文,以不同形式表达了同一个观点:精神疾病并不可耻。

但在那些推文的评论区,一些人也讨论了另一个更令人不舒服的问题:当朋友长期为抑郁所困,你开始觉得做什么都无力回天,同情心也消磨殆尽之时,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并没有轻松的答案。但专家们在此给出了一些意见:

不要低估陪伴的力量

乔治敦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临床教授诺曼·罗森塔尔(Norman Rosenthal)博士表示,你可能不觉得对方需要你的陪伴。但仅仅只是待在抑郁者身边,提醒 ta 对你而言,ta 很特别,对于确保 ta 不感到孤独非常重要。

罗森塔尔博士表示,如果 ta 承认自己抑郁,则是一个好现象。他回忆起一个病人的经历,这个病人在告诉身边人自己的感受之后,就停止了自杀的想法。

“坦白让自己感到羞愧的事会让情况转好,”罗森塔尔博士说道。

别试着让 ta 开心或是给建议

你那位(受抑郁困扰的)兄弟有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两个可爱的孩子,即使半年没去健身房还是帅到不讲道理——你可能很难忍住不提醒他去看这些好的方面。

“但这不仅不能让他开心起来,反而会适得其反,加强他不被理解的感觉,”心理治疗师、《不高兴也没关系》(It’s O.K. That You’re Not O.K.)一书的作者梅根·德文(Megan Devine)如是说。

她表示:“作为一个支持者,你的任务并不是让 ta 开心起来,而是承认当前的状况糟糕——他们的痛苦真实存在。”

相比去积极反证为什么这一切看起来没那么糟,她更推荐大家试试这么说:“听起来,你现在的生活确实很让人受不了。”

罗森塔尔博士建议,如果你想说点积极的,应该着重强调 ta 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此外,虽然你可能忍不住想提点建议改善对方的生活,但单纯当个倾听者的效果更好。

你可以问 ta 有没有过自杀的念头

虽然许多陷入抑郁的人并不会考虑自杀,但抑郁常常是一个诱因。

可能你会担心,认为问“你想自杀吗?”会冒犯你想帮的人——或者更糟糕,会鼓励那个人往那方面想。但专家称,真实情况正好与此相反。

抑郁症与躁郁症支持(Depression and Bipolar Support Alliance)对外事务执行副主席艾伦·德德莱因(Allen Doederlein)说:“单纯询问并不会引发自杀想法——了解这个很重要。”

如果答案是“想过”,那么能镇定追问“何时产生的这种想法”和“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至关重要。如果你知道确切的信息,阻止朋友伤害 ta 自己就会简单得多。

认真对待与死相关的表达

即使抑郁者只是随便提起“死亡”或者“自杀”,追问这些问题也很重要。如果对方的答案让你觉得,不敢保证 ta 不会出事,专家建议你尽快求助专业人士。如果这个人在看精神科医生或者心理医生,跟 ta 的医生打个电话。

如果抑郁者没看医生,你可以让 ta 给自杀预防热线(国内心理危机咨询热线:010-82951332,编注)打电话,或者带 ta 去医院看急诊,大声告诉 ta:这就是人们在自己关爱的人有生命危险时会做的事。

德德莱因表示,在某些情况下,打急救电话可能是最佳选择。如果你打了,记得要求危机干预小组参与。

但你要记得,执法部门的介入也受到种族、社会经济背景等因素的影响。如果你担心报警会让某人陷入困境,可以提前想一个替代方案。

让首次约见越简单易行越好

不管你多有耐心、多有爱,靠你自己并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严重抑郁的朋友需要心理学家、精神科医生、社工或者其他医学专家的专业支持。

你懂的:虽然你已经跟男朋友这么讲过,但过了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他还是什么都没预约。

纽约心理健康协会(MHA-NYC)主席、执行总裁金伯利·威廉姆斯(Kimberly Williams)说:“你控制不了他人的康复,但应该试着让第一次约见尽量简单易行。”

这可能意味着,在朋友打电话预约的时候坐在 ta 身边,帮 ta 找负担得起的咨询服务。或者,如果你不觉得不舒服的话,在 ta 第一次见医生时陪在 ta 身边。

如果你不确定是该看心理治疗师还是精神科医生,或者有没有找对人,该怎么办?让周围的人给你推荐。要明白,一个医生会指引你找到其他医生。

但不要想得太多。首先,关键点在于让专业人士参与进来,这样你就不再是在这种状况下单打独斗了。(既然说到这,如果第一次约见没什么帮助,你得相信自己的直觉,换一个人咨询一下。)

照顾好自己,设置好边界

当我们挚爱多年的、周到而和善的人陷入抑郁时,他们可能会变得一反常态地刻薄并且以自我为中心。当他们挑起争端或者是发来扎心的文字时,搞清楚怎么回应会变得非常折磨人,既痛苦又艰难。

德文建议:“没必要对你卷入的每场争吵都作出回应。”

抑郁并不是某人能够放任自己粗暴行为的理由。对此,你必须用简单直接的语言设置清晰的边界,比如“你现在听上去很痛苦,但你不能咒骂我”。

相似地,你可能会发现,朋友的需要占用了你的时间,这开始破坏你的其他关系或者影响你的工作。如果你自己都状态不好的话,你并不能帮什么忙。

德文建议,不能 24 小时随时待命没有一点儿问题。但你可以试着去明确:你在什么时候能够帮忙,什么时候不能。达到这个目的的一种方式是告诉对方,“我知道你在努力挣扎,我非常希望在你身边。但有时候,我客观上无法做到。”

然后,提出一个应急方案,和气地请对方坚持下去。制定一个连贯的时间表,安排好每周见面的时间,这对你们彼此都有帮助。

记住,抑郁症是可以痊愈的

当你和抑郁的朋友处在风暴中心时,你们很难想起过去(那些快乐的时光),也很难想象这段痛苦的时期终将过去。但是,你需要提醒自己——以及你正在试图帮助的这个人——人是能够摆脱抑郁的。这一点很有必要,因为他们确实能。

我就见过成功的案例,本文引述过的每一位专家也见过。只是,这需要耐心和时间。


翻译:熊猫译社 王满地

题图版权:Becca Tapert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