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一亿城市人口”目标还在,国家发改委要求各地区调研实现措施

韩方航2018-10-11 16:11:54

但的确很不容易。

两年前,国务院曾提出,要让更多非城市户口人群在城市落户,并计划每年转户 1300 万以上,并提出推动 1 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目标。

目前,这一目标仍然在计划之中。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以了解是否采取措施实现这一目标。如有落后,则要求各部门找到原因,并予以整改。

让更多人在城市落户,本质上是为了解决由于城乡户口差异带来的不平等。例如很多人尽管在城市打工,但却无法享受城市提供诸如医疗、教育等福利制度。“现在要通过户籍城镇化率考核地方政府,是因为很多地方政府只希望农村劳动力到城市工作,但不希望解决他们的户籍。”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肖金成在接受采访时说

此前国务院发布的文件中,就指出:“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举家进城落户……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首要任务”,并提出落户的主要目标包括农村学生升学参军进入城镇的人口,在城镇就业居住 5 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以及新生代农民工。

在过去两年,各地放宽落户政策的新闻不断出炉,然而针对的却更多是城市发展偏爱的所谓高素质人才。以西安为例,从 2017 年初,这座城市不断放宽对于本科及以上学历人群的落户要求,而针对通知中所称的农民工群体,却没有多少新政策落实。

澎湃新闻今年 4 月的报道援引关注户籍制度改革的公益人士韩呈祥的说法,“向农民工放开落户政策,目前在全国来说并不多见。”为数不多的案例有郑州于 2017 年 7 月宣布,包括城镇就业居住 5 年以上的农村转移人员、举家迁移的农业转移人员等几类群体,可以在郑州落户。

更常见的情况则是大城市排挤农民工群体。上海相关政府决定取消“将农民工子女纳入民办教学管理体系”这一曾经帮助农民工解决子女教育问题的机制,而上海义务教育的入学门槛也在不断提高。如果不能让子女接受教育,那农民工更有可能选择返乡。

肖金成曾在前述采访中指出了另一个问题,除了北上广等大城市以外,“乡镇一级包括县城一级的公共服务和农村相比没有太大差异”。这也反应在今年 9 月湖南耒阳发生的事件当中。财新的报道指出,许多家庭由于担心农村教育质量不佳,将孩子送往耒阳市区就读。结果,国务院要求消除城镇大班额情况,不少学生因此被分流到郊县的民办学校。

因此,即便即便有些城镇愿意接收农民工落户,但农民工却因为并不能享受到更好的福利待遇,而不愿意进城,尤其是许多人还抱着必须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想法。这些都不是国务院下令要求每年转户 1300 万人就能够解决的结构性问题。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