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变酷”的代价:一名青少年讲述了他从对电子烟上瘾到戒断的故事

Jan Hoffman2018-11-24 06:55:37

由于 Juul 是新兴事物,目前业界尚未就如何才能让青少年戒除烟瘾达成共识。

本文只能在《99uu在线娱乐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马萨诸塞州雷丁电 — 他应该在这个 U 盘似的东西上吸一口气,然后吐出一小缕烟雾?这有什么意义吗?

第一次接触 Juul 电子烟的时候,马特·墨菲(Matt Murphy)将信将疑。那是 2016 年的夏天,马特正在郊区一座地下室里参加高中派对。孩子们把屋子挤得满满当当,他们在震耳欲聋的嘻哈乐伴奏下大声喧闹,大口喝着盛在矿泉水瓶里的劣等伏特加,紧接着又灌下几口无糖可乐。

大家都知道不能吸烟,不过有几位正拿着笨重的雾化器吞云吐雾,这种型号的电子烟从马特念中学起就有了。相比之下,Juul 牌电子烟看上去小巧玲珑。马特的朋友在一旁撺掇道:试试吧,感觉好极了。

17 岁的马特美美地吸了一口薄荷味的雾气,在嘴里回味了一番,把烟雾吸进喉咙,然后灌进自己的肺里。尼古丁带来的美妙刺激让他惊讶不已,他眨了眨眼,体会到了这种后来被他称为“极度快感”的体验。

“第一次吸我就爱上了它,”现年 19 岁的马特回忆道。

第二天,他又去找那位朋友吸了一次 Juul 电子烟,接下来的两天同样如此。他开始到处寻找吸电子烟的机会,想要找回那种难以抗拒的享受。他一天要吸 3 次,有时甚至是 4 次。

马特从此对电子烟产生了罪恶的依赖。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马特吸食尼古丁上了瘾。烟瘾耗尽他的积蓄,让他在打曲棍球、网球时喘不过气来,还使他与那些总想趁机吸几口他的 Juul 电子烟的朋友闹了矛盾。最后,他哭着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他对自己痛恨不已,因为他离不开这个小巧的装置。他把它叫做自己的“第 11 根手指”。可一想到要戒除烟瘾,他就会感到焦躁不安。

类似马特的经历使 Juul 走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方面,成年烟民对新装置交口称赞,因为它终于能帮他们戒除烟瘾;另一方面,从未吸过烟的青少年尝试了 Juul 电子烟后,很快就会迷上高浓度尼古丁带来的快感。

上周,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 FDA)试图谨慎区分二者,宣布只有那些禁止 18 岁以下未成年人购买的商店才能出售多数口味的电子烟。不过,FDA 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威胁要禁止商店销售所有口味的电子烟。

一款 Juul 电子烟的,该品牌占据了全美电子烟销售额的 70% 以上。

FDA 承认,自己被大批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情况弄得措手不及。据上周发布的《2018 年美国青少年吸食烟草调查报告》(2018 National Youth Tobacco Survey),目前吸电子烟的初、高中生人数已飙升至 360 万左右。12 月 5 日,FDA 将就可能治疗青少年尼古丁成瘾的疗法举行公开听证会

马特第一次尝试电子烟时,Juul 品牌才刚刚问世。他们的电子烟极易隐藏,在青少年中非常流行,如今已经占到了全美电子烟销售额的 70% 以上。FDA 正在调查电子烟制造商 Juul Labs 公司是否有意针对青少年自己的产品。上周二,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Juul 宣布将停止社交媒体上的活动,并会暂停商店销售除了烟草、薄荷醇和薄荷口味以外的电子烟(马特最喜欢的是薄荷口味)。

每支 Juul 调味电子烟补充管里的液体中,尼古丁的含量大致相当于一包香烟的含量。这对烟民来说是个福音,因为他们既可以补充自己急需的尼古丁,又不必吸入焦油燃烧时产生的致癌物质。然而对大脑仍在发育的青少年而言,电子烟的影响却令人担忧。

纽约州立大学斯托尼布鲁克分校医学院(Stony Brook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儿科临床副教授、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烟草控制部门执行委员蕾切尔·博伊坎(Rachel Boykan)表示:“尼古丁可能会扰乱大脑控制注意力和学习环路的形成。(青少年)转而吸食烟草的风险也较高。”

雾化的液体中所含其它化学物质和金属对人体的长期影响尚无定论,这不仅是因为电子烟的配方各不相同、成分往往也未向公众披露,而且电子烟问世时间较短,科学家无法对其进行深入研究。

一些研究表明,电子烟存在可怕的风险。杜克大学和耶鲁大学烟草管理科学中心(Tobacco Center of Regulatory Science)今年秋天在《尼古丁与烟草研究》杂志(Nicotine and Tobacco Research)上发表的一篇合作项目报告中指出,在雾化液体中加入某些流行的口味后,得到的化学溶剂会刺激呼吸道和肺部。2016 年发表在《胸腔》月刊(Chest)上的一份调查发现,吸电子烟会对心脏和动脉产生显著影响,不过严重程度比抽香烟要小。

电子烟非常容易隐藏,因此在高中甚至初中生中特别流行。

而对于电子烟——特别是 Juul 牌电子烟来说,最令公共健康专家担心的应该是尼古丁。雾化后的尼古丁在短短几秒钟内就会被人体吸收,较之口香糖或贴片的速度要快得多。多名医生表示,尼古丁强大的成瘾性对青少年的影响可能最为明显。

在好几个星期里,马特每天都会去朋友那儿蹭烟(他把这叫做“fiending”,过烟瘾),之后他就和家人一起踏上了去西部的旅程。告别 Juul 的第二天,他发现自己特别想抽电子烟。到了第三天,他再也无法忍受了。

马特在 Juul 官方网站上搜到了一家当地门店,他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家人,在 Uber 上约了辆车赶到了那家商店。为了满足烟瘾,打车的费用加上 Juul 提供的“入门”套装一共让他花了 100 美元。

很快,马特一天就要消耗一支补充管,有时甚至更多。他每周需要花费 40 美元,不仅榨干了圣诞节和生日收到的零花钱,还用完了他在 Chili’s 餐厅兼职挣来的工资。

马特并不是校园红人,他随和友善,曾在高中评选中登上“性格最佳”人物榜。他专注学业,努力挣钱,对大麻、酒精和香烟敬而远之。他以为抽 Juul 电子烟能让自己显得具有冒险精神,他以为这是无害的。

马特注意到,他和几个吸电子烟的运动员很快就会累得气喘吁吁。他表示:“我们把这叫做‘Juul 肺’。”

Juul 融入了他的社交生活,让他与几个伙伴紧紧联系在一起。他们经常会开着一个朋友的 2002 款沃尔沃,一边抽 Juul 电子烟一边在小镇上转悠。2017 年马特高中毕业的时候,他最好的 5 个朋友中有 4 个每天都会吸 Juul 电子烟。

马特和几个吸电子烟的运动员发现,他们很快就会累得气喘吁吁。他表示:“我们把这叫做‘Juul 肺’。明知道它会影响我们的发挥,但我们愿意做出牺牲。”

马特与笔者做了多次长谈,最近一次,我们在当地一家披萨店里共进午餐。他解释说,作为一个青少年,抽 Juul 电子烟需要高超的技巧。你要摸清附近哪些便利店允许刷卡,哪些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前提是要付给他们更多的钱。

马特家所在的雷丁(Reading)位于波士顿郊区,是个中产阶级聚集地。附近的西街(West Street)上有两家便利店,其中一家只对 21 岁及以上的顾客出售电子烟。而另一家位于雷丁与相邻的沃本镇(Woburn)边界,一直到目前为止,沃本镇的法定吸烟年龄为 18 岁。尽管马特和朋友们在雷丁买不到电子烟,但他们只需穿过街区往前,就可以避开年龄限制。

马特原本不以为意的一小缕烟雾,后来却成了 Juul 的一大优势。学校的老师对他抽电子烟的情况一无所知。他在自己家里抽烟时,哪怕父母 5 秒钟后走进他的房间,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怀疑。马特表示:“Juul 真的太隐蔽了,我很喜欢。”

上了大学后,马特才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他在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主修生物化学,常常感到学业不堪重负,所以 Juul 就成了他的排遣工具。为了限制吸烟次数,他把电子烟放在宿舍里,而不是随身携带。

但不久他就意识到:“我只想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马特有 40 分钟的课间休息时间。他会花 10 分钟骑车回到宿舍,用 20 分钟吸一次 Juul,最后 10 分钟再骑车赶往下一堂课。如此循环往复。

到了这时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现状、克制住自己焦躁不安的欲望。他知道事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但却束手无策。他甚至还在宿舍床边的橱柜上贴了一条尼龙搭扣,然后把电子烟放在里面,这样他早晨刚睁开眼睛就能伸手拿到:每天的第一口烟是最惬意的,带来的快感也最强烈。

在马特的宿舍楼里,有个女孩会从网上某个卖家那儿订购许多 Juul 补充管,然后转卖给身边的同学。和高中不同,大学生会在所有公众场合抽电子烟:大教室里、曲棍球比赛看台上,以及宿舍公共休息室里。

马特大一时的室友塔克·休斯顿(Tucker Houston)说:“马特很坦率,他一直希望自己从没抽过电子烟。这是一场持久战。有人会告诉他说,他们也想买一支 Juul,而他会说:‘别买!你不会想买的。这不是什么好事儿,一点儿也不好玩。’大家都知道,他吸 Juul 电子烟,但他坚决反对 Juul。”

西街上的两家加油站,中间是两座小镇的边界。直到目前为止,其中一家仍对 18 岁及以上的顾客出售电子烟,另一家则只出售给 21 岁及以上的成年人。

今年夏天,马特回家为身为建筑承包商的父亲打工。为了满足烟瘾,他会把空的补充管藏在背包里带出家门,这样父母就不会在垃圾桶里发现它们的踪迹。他把 Juul 电子烟藏在卧室里,出门工作时能坚持 6 个小时不吸烟。

但这个过程相当艰难。

“我知道,万一被父母发现了,我就没法继续抽电子烟了。这就意味着将来再也碰不到电子烟。我对自己说,与其永远也抽不了,不如暂时忍一忍。”

结果他发现,把 Juul 留在家里给他带来的延迟满足感太美妙了。“等 1 个小时的话会很棒。但如果等上 5 个小时,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每天下班回家,他都会长长地抽一口烟,每次足有 2 秒钟。他把烟雾全部吸进肺里,而不呼出任何气体,这种做法叫做“归零”(zeroing)。他会归零 4 到 5 次,继而感到头晕目眩,大约眨 10 次眼后就能恢复正常。

有一天,马特的母亲来他房间收拾待洗衣物。他的背包敞开着,没拉拉链。

后来,马特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马特的父亲大卫·墨菲(David Murphy)被儿子隐瞒事实的严重程度吓了一跳。他从未察觉任何异样,马特的行为举止似乎也没有任何变化。

大卫认为必须禁止儿子继续抽电子烟:“我告诉他说,尼古丁上瘾会让你背上一辈子的负担。有家大公司盯上了你的钱包,它会不断分散你的注意力。吸食 Juul 电子烟的风险是难以估量的。那么我们一家怎么才能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呢?”

马特哭了。谈话进行了两个小时候,他最后总结道:“我不能再为烟瘾辩护了。父母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因为我想戒烟,他们也希望我能戒烟。”

马特的父亲大卫·墨菲被儿子隐瞒事实的严重程度吓了一跳。马特和他们大吵了一架,但最后还是决定戒除电子烟瘾。

由于 Juul 是新兴事物,目前业界尚未就如何才能让青少年戒除烟瘾达成共识。马特自己设计了一套戒烟方案:一开始,每 2 小时可以少量吸食 5 次,随后一步步延长间隔时间、减少吸食次数。

6 月的一天,马特和几个老朋友一起出门,他坐在沃尔沃汽车的副座上。到了预定的吸烟时间,他忽然感到绝望而愤怒。因为他试着戒烟,但怎么也做不到。他会被这个小玩意儿拴住一辈子吗?马特一时冲动,想把 Juul 扔出窗外,可窗户却卡住了。于是他猛地打开天窗,把它丢到了大街上。

坐在后排的一个朋友挥舞着拳头大声欢呼,可另一位却一脸不快:马特不想要那支电子烟的话,他要。

马特说:“我只坚持了 5 分钟,后来感觉特别虚弱。只有在戒烟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烟瘾有多大。”

他说戒断尼古丁的经历太痛苦了。他经常会感到阵阵焦虑。没有了第 11 根手指,他什么都不是。他会浑身颤抖,蜷缩在床上,陷入深深的无力感。

他从小学时就认识的朋友贾里德·斯塔克(Jared Stack)说:“马特戒断的过程中会有反复,特别是他周围还有那么多朋友。他们不会因为马特在戒烟而不抽电子烟。他们自己也上了瘾,所以不会在乎。”

听到 Juul 加热时发出的呼呼声,马特就会犯烟瘾。然而不与朋友交往是不可能的。

三个星期后,最艰难的时期过去了。马特在 6 月 6 日戒掉了电子烟,直到如今,他还能报出自己戒烟的天数:到了上周五(11 月 16 日),他有整整 163 天没抽电子烟了。

他转学去了位于洛厄尔的马萨诸塞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主修商学,每天走读。每次想吸一口 Juul 时,他就会对自己说:“上了瘾,我就得重新经历一遍暗无天日的日子,然后重新戒烟。”

采访中,马特吞下最后一块披萨,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张开了四肢。他说自己想帮帮那些希望戒电子烟的朋友。“他们试着戒烟时总会发短信给我,问我‘你经历过这个吗?’

“我会回答说:‘经历过。’因为我想让他们知道我能理解。然后我会告诉他们:‘会好起来的。’因为事实确实如此。”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oshua B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