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放弃使用煤炭能源这件事,为何如此艰难?

商业

放弃使用煤炭能源这件事,为何如此艰难?

Somini Sengupta2018-11-28 13:02:47

“煤炭地位难以动摇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围绕它构建了整个体系。”

本文只能在《99uu在线娱乐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越南河内电 — 煤炭曾经是工业时代动力之源,如今却成为把地球推向灾难性气候变化边缘的罪魁祸首。

科学家反复警告煤炭产生的危害正在逐步逼近,最近一次提醒是在上周。根据上周五 13 家美国政府机构联合发布的重要科研报告,如果再不采取重大举措来控制气候变暖,那么到本世纪末,气候变化将产生惊人的危害,能够使美国经济规模减少多达 10%

联合国全球变暖科学专家组今年 10 月发布的报告称:为避免地球遭到最严重的破坏,世界经济必须在未来几年彻底转型。

而转型的核心在于:迅速摒弃煤炭。

遗憾的是,《巴黎协定》签署 3 年后,在当时全球领袖所承诺的行动中,没有任何淘汰煤炭的迹象。尽管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最新评估,世界各地耗煤量看起来肯定会缓慢下降,但任何地方都无法足够快速地走向正轨,以防止气候变化带来的最恶劣影响。实际上,去年全球煤炭产量和消耗量在两年走低后又有所回升。

虽然廉价而充足的化石燃料产生了严重污染,但作为化石燃料的煤炭仍然是全球发电的第一大能源来源。即使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价格变得更加实惠,煤炭依然独占鳌头。但用不了多久,煤炭就不会为投资者产生经济效益了。

既然如此,淘汰煤炭为何困难重重?

因为煤炭是可有效利用的现有资源。地下有数百万吨的煤炭可供挖掘。某些国家政府经常以煤炭补贴形式对大公司予以支持,趁现在还来得及,这些公司希望急速扩张市场。银行仍然从煤炭中获利,大型国家电网也是为煤电而设计。燃煤电厂是万无一失的策略,在确保政客提供廉价电力的同时保住他们的“乌纱帽”。在一些国家,燃煤电厂成为了贪污的一大来源。

即使可再生资源迅速传播,它们也有自身的局限性:风力的产生需要风的吹动;同理,太阳能也需要阳光。这要求更换传统电网。

哈佛大学能源政策博士、印度煤炭研究专家罗希特·钱德拉(Rohit Chandra)指出:“煤炭地位难以动摇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围绕它构建了整个体系。”

在亚洲,事关煤炭未来的战役刚刚拉开帷幕。

印度特伦甘纳邦(Telangana)格里姆讷格尔(Ramagundam),一个建造中的燃煤电厂。

印度特伦甘纳邦曼切里亚尔(Mancherial)一家发电厂的控制室。

全球的煤炭巨头

亚洲人口占世界的一半,目前耗煤量占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三。更重要的是,根据德国游说组织 Urgewald 通过跟进煤炭发展情况得出的结论,亚洲在建或拟建的燃煤电厂达到惊人的 1200 家,占全球的四分之三以上。该组织的负责人赫法·许金(Heffa Schücking)称这些工厂“违背了《巴黎协定》定下的目标”。

印度尼西亚正在采掘更多的煤炭。越南正在腾出地盘供新建燃煤电厂使用。而日本自从经历 2011 年核电厂灾难后,心有余悸,开始复兴燃煤电厂

即便如此,全球最大的煤炭巨头仍然是中国。中国的耗煤量占全球的一半,中国的煤矿工人数量达到 430 万以上。自从 2002 年以来,中国已为全球的煤炭产能做出了 40% 的贡献,短短 16 年间实现了大幅增长。国际能源署高级能源分析师卡洛斯·费尔南德斯·阿尔瓦雷斯(Carlos Fernández Alvarez)称:“我一共算了 3 遍,一度以为自己算错了。这样的数据真是太疯狂了。”

在公众强烈抗议的推动下,中国如今也成为了全球在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厂方面领先的国家,而中央政府也在努力放缓燃煤电厂的建设。Coal Swarm 的一名分析人员得出结论:燃煤电厂不断新建,同时,其他拟建项目没有叫停,只是被推迟了。2017 年,中国耗煤量仍在增长,尽管增速大不如前;增速在经历前几年下滑后,有望 2018 年再度回升。Coal Swarm 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团队,由一群倡导煤炭替代品的科研人员组成

现在,中国的煤炭行业正在抢夺从肯尼亚到巴基斯坦的新市场。Urgewald 的资料显示,中国公司正在 17 个国家建设燃煤电厂。而中国的区域性竞争对手日本也投入到竞赛中:在日本,将近 60% 的燃煤电厂项目拟在海外开发,这些项目基本上由日本各大银行融资。

东南亚地区是全球最后一处煤炭扩张区域,争夺在此处特别激烈。

‘连树木都在垂死挣扎。’

魏氏庆(Nguy Thi Khanh)对越南的煤炭竞赛历历在目。魏氏庆生于 1976 年,正值越战结束后的第一年。她仍然记得自己在煤油灯下写作业的情景。在她居住的北部村庄,每天会停电好几个小时。如果下雨,也没有电。如果来电,则由附近的燃煤电厂供电。那时,在她妈妈晾的衣服上,煤灰清晰可见。

如今,在人口总数达 9500 万的越南,几乎家家户户都通了电。魏氏庆所在的越南首都河内大兴土木,水泥和钢铁需求飙涨,而这两种行业需消耗巨大的能源。河内经济飞速发展。沿着海岸线 1600 公里,燃煤电厂正在兴建,建设方主要是日本和中国的外国公司。

其中的一家燃煤电厂位于宜山,这个河内以南昔日的渔村,今天已成为一个不断拓展的工业区的所在地。2013 年,在宜山建起了第一家电厂,出资方为日本海外援助组织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开发商为日本贸易公司丸红公司(Marubeni)。

第一家电厂的附近,宜山的第二家燃煤电厂正在兴建,规模比第一家大得多。这家电厂由丸红公司和另一家韩国公司联袂开发,通过日本国际合作银行(Japan Bank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筹资。日本国际合作银行是一家出口信用机构,旨在降低私人贷款者的财务风险。

在工厂大烟囱的阴影下,阮氏秋善一边在路边晒虾,一边不停地抱怨。电厂在她家正前方修建灰池后,她和家人就搬了出去。她说:“煤尘把我家都熏黑了。连树木都在垂死挣扎。我们简直无法在那里生活。”

还有另一件事让阮氏秋善和在路边晒虾的其他妇女生气:如果新建电厂建成了新的港口,她们以系泊渔船为生的丈夫的饭碗就会被抢走。

这些妇女刚倒空篮中的虾,就有一辆卡车驶过,发出阵阵隆隆声,荡起一片扬尘。为避免灰尘,她们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带着宽边帽、面罩和手套。

如今,燃煤电厂占越南发电产能的 36%。越南政府预测,到 2030 年,该比例会增长至 42%。为了满足这些电厂的煤炭需求,在 2030 年之前,越南需进口 9000 万吨煤。

不过,燃煤电厂项目也遭到社区反对,这在异议经常被镇压的越南实属罕见。2015 年,村民堵住了公路,对建在东南方的中国电厂项目表示抗议。于是,省政府宣布湄公河三角洲的另一个电厂项目提议无效。

在越南,绝大多数燃煤电厂使用污染大的老技术,这导致包括丸红公司在内的众多投资方,最近表示不再对未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丸红公司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宣布,公司将继续进行宜山项目,“以为持续稳定供电和经济增长做贡献”。

越南称,在完成《巴黎协定》的减排目标方面,该国已步入正轨。碳排放量更大的中国和印度也同样如此。但由这些国家自己制定的目标,不足以阻止全球升温至灾难性水平。至于美国则已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这些严峻的事实成为了下一轮国际气候谈判亟需解决的问题。谈判将于 12 月 3 日在波兰煤都举行(即卡托维兹,卡托维兹煤炭资源丰富,产煤占波兰全国的 98% 以上,因此有“波兰煤都”之称,译注)。在此次大会上,美国代表团打算煤炭,与去年德国波恩大会上所做的如出一辙。

强大的政治力量

印度特伦甘纳邦的一名矿工。该邦直到最近仍然遭受长期停电之苦。

在大众的印象里,煤矿工人一直以来都是工业男子气概的象征。看到矿工,人们似乎穿越到了遥远的时代,那时,人类的劳力(而不是机器)是推动经济增长的要素。

这样的理念在政治上占主导地位。德国煤矿工人推动了德国极右翼党的崛起。波兰右翼政府承诺新开几个煤矿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以煤炭拥护者的身份走上权力巅峰。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承诺,复兴美国煤矿开采产业,让矿工重返工作岗位,并指示美国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放宽燃煤电厂的排放标准。不过到目前为止,该承诺尚未实现。

此消息可能会大受美国煤炭行业的欢迎,但美国煤炭行业的未来发展却不容乐观。包括天然气在内的更廉价的燃料,与煤炭一样,为全美总发电量做出了 31% 的贡献。在以牙还牙的贸易战中,中国已向美国的进口煤炭征收关税。自 2010 年以来,美国已关闭了 200 家以上的燃煤电厂,耗煤量也持续下跌,这与特朗普总统错误的断言背道而驰。尽管在特朗普任期开始的 18 个月,对采煤工作的需求量略微上升了约 4%,但在过去 10 年,该需求量一落千丈。

‘我们有煤。我们每年都会生产更多的煤。’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拥有 13 亿人口,其经济状况和错综复杂的政治情况与众不同。

阿贾伊·米什拉(Ajay Mishra)是一名公务员,负责印度中部特伦甘纳邦的能源事宜,他对此有亲身体验。

米什拉称,5 年前,每日停电像诅咒一般笼罩在特伦甘纳邦。吊扇在沉闷的夏季午后突然停止转动。工厂依靠柴油发电机运转。特伦甘纳邦的居民怒气冲天。

特伦甘纳邦官员必须采取措施解决电力问题。他们利用太阳能发电,短时间内把特伦甘纳邦变成了印度领先的太阳能发电地区。他们也效仿政府官员依赖了一个多世纪的办法:利用印度中部群山和森林地下延伸的丰富煤矿脉,启动燃煤发电。

目前,特伦甘纳邦能保证全天候供电。农民可免费用电抽水。因此,在今年年末的本邦民调中,邦长 K·钱德拉谢卡尔·拉奥(K. Chandrashekar Rao)的连任竞选更容易拉拢选民。

米什拉(Mishra)说:“我们有煤。我们每年都会生产更多的煤。就算再过 100 年,我们的煤还是够用。”

在今年 10 月一个温暖的星期二,我们从特伦甘纳邦首府海得拉巴(Hyderabad)出发,驱车约 4 小时来到一座煤矿。这里,一大群身穿靛蓝色短裤的男人在地下从事挖煤工作。

一辆简单的滑车把这些男人带入矿井中,看起来像运送滑雪者的吊椅;有所不同的是,沿着竖井,滑车带着他们驶向更深处。这里一片静谧,唯一能听到是滑车发出的嘎吱声,还可看到从井壁上渗出的水滴。矿工四处分散,站在一边。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几乎看不见他们的身形,仅有系在腰间背在身上的矿灯发出光亮。

距离地面大约 274 米处,凉爽的空气呈黑色,我们脚下的煤矿让人感觉黏糊糊的。一阵爆炸,打破了煤墙。乌黑的小煤块堆满矿车,鱼贯而出。之后装到运煤卡车上,沿着乡间公路飞驰而去,四处洒满煤灰。

一群矿工为印度特伦甘纳邦的一个矿坑加固顶部。

位于印度特伦甘纳邦的一座发电站。

印度为煤矿投入巨资。上文提及的煤矿,正如印度其他煤矿一样,都属国有。同样的,印度绝大多数发电厂也是国家所有。煤炭行业为印度庞大的铁路网络提供了补贴。

位于整个煤炭体系最顶层的是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莫迪却试图扮演清洁能源支持者的角色。

其实莫迪一直在开挖新煤矿。莫迪政府加快了工业(包括矿业)获得环境许可证的进程,此举激怒了环保主义者。印度国有企业正在全国范围内兴建燃煤电厂,这些公司基本上都可获得公共部门银行的融资。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次采访中,印度能源部秘书阿贾伊·巴拉(Ajay Bhalla)称,大约 500 亿瓦新增煤炭产能正在建设之中。这仅是 10 年前计划开发的一部分,当时预测印度的能源需求将激增。在这些新建工厂中,有很多将取代污染更大的老旧工厂。但巴拉预计,在任何时候,煤炭行业都不可能很快变成夕阳产业,除非出现能够存储太阳能和风能的更廉价而有效的方式。

分析人员认为,在后煤炭时代,印度必须更换电网。电池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微电网可取代传统电力系统。很多现存的燃煤电厂目前在产能之下运转,一些设备闲置;新能效标准导致需求放缓,可能出现大量成本较高的燃煤电厂。谁来为这批搁浅资产买单?当然是为这些工厂融资的公共部门银行。

尽管如此,目前煤炭仍占印度能源结构的 58%。

巴拉说:“并不是我愿意用煤。而是必须用。”

印度特伦甘纳邦的一名煤矿工人。该邦现在能保证全天候供电。


翻译:熊猫译社 夏晴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Rebecca Conwa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