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在香港开幕,第一天讨论了什么?

黎方宇2018-11-27 23:22:22

关于贺建奎的话题始终如影随形。

11 月 27 日下午,身处议论漩涡中心,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 27 日在香港如期开幕。会议有超过 500 名世界各地的基因领域的科学家参会。

在题为“露露和娜娜:胚胎单细胞经基因编辑后健康出生的双胞胎”的视频中,贺建奎宣称,在经历基因编辑后,于 11 月出生的双胞胎获得了 CCR5 缺陷基因,这种缺陷可以防止部分艾滋病毒感染人体。这是世界范围内经过基因编辑的胎儿的第一次出生。

质疑随之而来:HIV 防治手段多样、修改基因位点的作用有限且副作用未知、实验毫无必要且徒增风险,更不用提巨大的伦理问题。

26 日晚间,相关机构陆续回应。负责审核的医院伦理委员会称签名造假,医院、学校、联系受试者的志愿机构均称不知情,其它监管部门发声批评、并称将展开调查,学界则有超百位科学家发出联合公开信,表示反对和谴责。

对此,贺建奎团队于 26 日晚表示,项目数据将在周三的会议上公开。

根据会议议程,贺建奎将在 28 日“人类胚胎编辑”的环节作报告,并出席 29 日下午的讨论会。今天的会议主题包括基因、基因组和遗传变异;人类基因编辑引起的社会及伦理问题;人类基因组编辑的科学;政府对人类基因组编辑的行为和建议。

会议按公布的议程按部就班地进行,但关于贺建奎的话题始终如影随形。在“人类基因组编辑的科学”的提问环节,有记者向台上因 CRISPR 专利展开拉锯战的 Jennifer Doudna 和张锋等人提问,希望知道实验中双胞胎未来可能的命运。

对此,Jennifer Doudna 重点放在了补充提问,也就是 CRISPR 技术精确性的进展上。她指出随着近几年方法的不断优化,剪切酶的精度不断提高;导致剪切”脱靶“的机理也越来越为人所知;其它相关研究亦有所进展;最后强调了关于”脱靶“的分析方法需要标准化,以作为治疗的评价指标。

博德研究所刘如谦则表示,基因编辑后果是否能够为人接受,取决于所治疗的疾病:“我并不认为会有完美精确的编辑技术,但是,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会承受、或享受一定的基因突变率,总有适用的、有针对性的方法可以看到脱靶的后果”,如果能够减弱一些疾病的痛苦,也许并不需要做到完全准确的切割就能符合患者的最佳利益,但这都是“复杂的、需要仔细分析的考虑因素”。

张锋则补充了基因疗法分为两种,一种是修复基因疾病的缺陷,一种是利用遗传学方法治疗常见疾病,比如“CCR5 基因缺陷降低了艾滋病毒感染的风险,但它会增加西尼罗病毒和流感的感染风险; PCSK9 减少胆固醇,但可能增加患糖尿病的风险”。为了避免“意想不到的后果”,实际的治疗策略需要三思。

张锋的回答中提到的 CCR5 基因正是贺建奎团队所编辑的基因,他的担忧正是 CCR5 基因缺陷会提升其它特定疾病的感染风险。而在会议前夕, Doudna 和张锋就分别发布了公开声明,表达了对该项研究的意见。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官网的声明中,Doudna 称“如果报道属实,这项工作打破了全球科学界使用 CRISPR-Cas9 编辑人类生殖细胞时审慎和透明的惯例”,她提出公众需要考虑三点:临床报告未经同行评议、也未在科研期刊发表;因此基因编辑的精确度也无法评估;今天的新闻令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作出使用限制显得更加紧迫,按照美国科学院的提倡,只有在医疗需求明确存在、没有其它可行医疗手段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胚胎基因编辑。

而在张锋的声明中,他同样提到了西尼罗病毒的例子,认为在已有 HIV 成熟阻断方法的前提下,编辑胚胎风险大于收益,因此他建议暂停胚胎编辑的研究。他也批评了该实验透明度的缺乏,认为需经过患者、医生、科学家和社会成员的公开讨论后再实行,而相关的共识在 2015 年举办的第一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就已经达成。关于这项研究,他希望本届峰会能实现更深入的对话,为全球社会在基因编辑中获益提供指导。

会上,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伦理学专家邱仁宗也针对这项研究提出了三点回应:

根据我们的规定,所有临床试验都需要通过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如果网上报道属实,深圳美和医院不是南方科技大学或贺博士基因编辑所在机构的伦理委员会。所以该审查无效。
根据卫生部与科技部关于辅助生殖与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规定,基因编辑胚胎是禁止植入人类或动物的生殖系统。贺博士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不管是为了预防还是增强性状,编辑生殖细胞基因组都将改变人类的基因库。贺博士及其团队未曾考虑过征询其他人的意见,怎么能擅自改变人类基因库?

2015 年,中山大学黄军团队利用 CRISPR/Cas9 技术编辑了人类胚胎 β 珠蛋白基因,想用基因治疗攻克地中海贫血。

对人类胚胎 DNA 的首次修改引起了其他科学家的警觉,第一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因此在华盛顿举行,并得出共识: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改变人类胚胎或生殖细胞不得用于生殖目的。

而昨日的风波也令组委会在会前发表声明,称关于遗传基因组编辑临床试验的标准,此前有许多讨论及指导意见,目前贺建奎的研究是否符合这些意见现在并不确定。希望峰会上的交流能进一步推动世界对于人类基因编辑的理解。

题图来自 genetic literacy projec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