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艺术界的大事,Google 和收藏者联手打造维米尔虚拟博物馆

Nina Siegal2018-12-06 07:10:00

“当我们分享的信息和图像越来越多,我觉得人们会更想拥有一种真实的体验。那就是到原作所在地去现场感受作品的魅力。”

本文只能在《99uu在线娱乐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阿姆斯特丹电 — 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擅长用敏锐的目光捕捉荷兰日常生活的美好,但他并非一位多产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集里,仅有 36 幅画作被视为真迹。此外,任何人都必须经过一番长途跋涉,辗转纽约、伦敦、巴黎等地才能欣赏完所有作品。

现在,情况有了变化。

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 museum)藏有维米尔众所周知的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现在,该美术馆与巴黎的 Google 艺术与文化项目(Google Arts & Culture)合作推出了一款使用 AR 技术的应用,打造了一个可展示所有维米尔作品的虚拟博物馆。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这款应用贡献了五幅维米尔画作的图像,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和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也各自贡献出四幅画作的图像。卢浮宫(Louvre)和弗里克美术馆(Frick Collection)则分别提供了两幅和三幅作品。此外,波士顿的伊莎贝尔·斯图尔特·加德纳博物馆(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公开分享了《音乐会》(The Concert)的图像——这幅名画在 1990 年从博物馆被盗后就下落不明。

该画作将在名为“遇见维米尔”(Meet Vermeer)的数字博物馆中亮相。这款免费应用已于本周一上线,只要有一部带摄像功能的智能手机,任何人都能通过它一睹大师风采。

图片版权:via Mauritshuis/Google Arts & Culture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的馆长埃米莉·戈登科(Emilie Gordenker)表示:“在现实世界中,这些画作不可能被放到一起展出。可以说,科技又一次做到了人们在现实中无法达成的事。”

她解释说,这些创作于 17 世纪的画作非常脆弱,不能被运送到其他地方;而且有的画作属于私人收藏,此前藏于加德纳博物馆的那一幅还被盗了。但就算没有这么多障碍,所有收藏者也不可能愿意在同一时间展示价值连城的维米尔作品。

然而,这 18 间拥有维米尔画作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都愿意为这个项目提供高分辨率的数字图像文件。

从某种程度来说,维米尔是一位充满神秘色彩的艺术家,他曾在荷兰的代尔夫特(Delft)居住和工作。人们普遍认为,他在 20 年里创作了 45 件作品(有一部分画作已经遗失),其中有 36 件作品被大部分研究其画作的学者认定为真迹。除此以外,还有一些作品也是他创作的——戈登科指出,因为艺术界一直对作者身份争论不休,虚拟博物馆并没有收录那些作品。

她说,尽管许多画作都已经被上传至博物馆的网站,她还是想让公众感受一下这些画作的尺寸。毕竟,有些感觉很难通过平面的屏幕体会。

所有为该应用贡献作品的机构都提供了维米尔画作的高分辨率数字图像。这幅名为《老鸨》(The Procuress)的作品是在德累斯顿国立美术馆(Dresden State Art Museums)的历代大师画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里拍摄的。图片版权:Dresden State Art Museums, via Mauritshuis/Google Arts & Culture

当用户打开这个应用,首先会看到一个没有天花板的博物馆。只要用手指触碰屏幕,加以稍许操作就能进入展示画作的房间。进入画廊后,画面会调整为面对墙壁的视角,以便用户看到挂在墙上的作品。用户还可以放大每一幅名画细细品味。

第一个房间展出的是维米尔的早期作品,其余房间则按主题进行展示,其中包括“专注”(contemplation)和肖像系列“面部特写”(tronies)。

Google 艺术与文化实验室(Google’s Arts and Culture Lab)是一个非营利部门,借助新技术来开发实验项目,让公众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艺术和文化作品。该项目总监劳伦特·加沃(Laurent Gaveau)指出,虽然这是 Google 推出的第一个虚拟博物馆,但他确信之后还会有更多的虚拟博物馆出现。

“我们可以一些从未存在过的博物馆,”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不过他也补充说,目前他们手头上并没有在进行类似的项目。“我们打算先看一眼人们的反应再做判断。此外,我们想要从技术的角度和用户的立场来判定打造这种博物馆是否是正确的做法,以及如何进行改进。”

长期以来,维米尔的画作一直以各种形式(比如海报、手袋以及雨伞图案)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但是,随着技术进步,当参观者得以在人工打造的博物馆中和高分辨率的复制品亲密接触,戈登科是否会担心,人们从此会减少外出欣赏真迹的动力呢?

她的回答是:不会。

“当我们分享的信息和图像越来越多,我觉得人们会更想拥有一种真实的体验,”戈登科表示,“那就是到原作所在地去现场感受作品的魅力。博物馆之所以显得日益重要,参观率也在不断攀升,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我们能够利用这些数字科技。它打破了各种障碍,让人们更容易接触到博物馆的藏品。”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via Mauritshuis/Google Arts & Culture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