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Voice: 美议员提出 70%“富人税”,引发了一大波讨论

张依依2019-01-10 06:46:40

比起激进和“不可理喻”,这个提议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无效。

一旦你的收入到达 1000 万美元以及上,可能会出现高达 60%或 70%的税率。这并不代表所有 1000 万美元收入者的税率都会那么高,但这代表当你爬上这个阶层时,你应该做出更多贡献。

美国民主党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当媒体将特朗普称为明星政客,是因为他从政之前的身份早已获得大量曝光;但对于 29 岁的国会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以下简称 AOC )来说,这个夏天的中期选举开始,媒体对她的关注才刚刚变得狂热。

作为一个政坛新人,AOC 不仅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议员,此前还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上周刚刚宣誓就职的她,不同寻常地收到了《 60 分钟》新闻节目的专访邀请,可见从出人意料的胜利以来她累积的超高话题度。采访一经播出,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几乎逐字逐句的分析。

采访视频截图。来源于 YouTube

采访中, AOC 提出对富人所得税征税高达 7​​0 %的想法,引来了最多议论。

准确来说,她当时是在拿 60 年代的税率制度举例,也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正式的政策提案。但由于她本身超高的讨论度,除了一部分人继续借此指控这名年轻议员的无知,也引发了来自专家和民间大量的对于美国税制的回溯和思考。

这个听起来颇为骇人的数字,是否真的不合理?

采访中提到的 70 %指的是边际税率——可以理解为每增加一美元收入所产生的相应税率。目前,美国的最高边际税率为 37%,而创纪录的高点出现在 1944 年至 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收入超过 20 万的夫妇面临 94% 的历史最高征税。

1913 年至 2018 年最高边际税率变化。来源于politifact

AOC 表示,这项税收将资助她正在试图推行的绿色新政一项仍在制定的计划——到 2030 年消除化石燃料能源,建设绿色基础设施,并借此降低收入不平等程度。

在采访中,面对 Anderson Cooper “你认为自己激进吗”的发问,她宣称,“那就说我是激进好了。”

我认为只有激进分子改变了这个国家。亚伯拉罕·林肯做出了签署解放宣言的激进决定。富兰克林·罗斯福做出了激进的决定,着手建立像社会保障这样的计划……如果那是激进的意思,那就说我是激进好了。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但一些分析认为, 70% 的边际税率实际上并没有听起来那么激进。

Bloomberg Opinion 的专栏作家 Noah Smith 指出,诺奖经济学家 Peter Diamond 和 Emmanuel Saez 曾计算,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社会福利,高于 30 万美元的收入的最优税率应该是 73 %左右。这背后的观点是,额外的美元收入对穷人而言比对富人更有意义。

媒体对 AOC 的高度关注意味着她的所有失误也会被放大。上个月她曾误读五角大楼支出的数据,还曾错误声称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面临法律要求,每晚要填充 34000 张病床。

当她发表完 70 %的税收言论后,迅速引来了大量保守派的驳斥。著名反提税活动家 Grover Norquist 将其与奴隶制进行比较。国家评论的 Brian Riedl 则称其 “完全具有破坏性”。

共和党:让美国人留住他们的血汗钱;

民主党:拿走你收入的 70%给左翼的白日梦项目。

——共和党议员 Steve Scalise

 

卫报评论员 Nathan Robinson 指出,这些反对富人税收的许多论点都是“道德性”而不是经验性的。

实际上,比起激进和“不可理喻”,新税收计划的提议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无效。

Smith 分析认为,说到底这项税收计划几乎不会以任何重大方式损害经济,但与此同时,也意味着加税并不会带来足够的收入,为绿色新政的落地所用——能增加的联邦税收比例大约在 3.6 %,而实际征收到的还会比这个再少很多,因为富人早已熟练各种避税的手段。

纽约市布鲁金斯学会税务政策中心主任 Mark Mazur 表示,较高的税率和其他税收的变化密切相关,“不可能孤立地去评估。”

但即使只是一个非正式的言论,“她确实让我们讨论了起来。”Mazur 说。

值得注意的是,采访中 AOC 不出意外地被问及关于特朗普与种族主义的问题,她也毫不掩饰地表态认为特朗普是完全的种族主义者。但这以往会被媒体大加聚焦的言论,并没有影响人们将关注点转向了更开放的、关于民主党未来规划的讨论。

“绿色新政和气候变化计划几乎在一夜之间从边缘变为主流。现在,Fox 新闻正在主持整个小组讨论,以讨论她的政策。”卫报的 Robinson 评论。

这也许是更难能可贵的,在媒体口中所谓的“后真相时代”,许多复杂的概念被以简单甚至过度简单和夸张的方式诠释出来,很多时候离现实的情况相去甚远。讨论的空间被压缩,人们只是不断地在抛出观点。

而尽管民主党内部试图和这位活跃的新人保持一定距离,可以说的是,她成功将自 2016 年大选以来聚焦在特朗普个人身上的目光,难得地迁移回到了具体的政策讨论之中。

题图来源于Giph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