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影视从业人员补税 117 亿,至少比电影电视公司净利润高 17 亿 | 99uu在线娱乐小数据

姚书恒2019-02-12 18:14:57

国内影视业的经营天花板其实很低。

2 月 4 日除夕夜,范冰冰发了 120 天内的首条微博,祝大家新年好。但随后这条微博被删除了。因为认罚 8.8 亿,范冰冰的一举一动总是颇受关注。

而整个影视业的补税也在范冰冰认罚后大规模展开。《经济参考报》报道称,今年 1 月末影视从业人员完成了纳税自查自纠,申报税款 117 亿,已经入库 115 亿。如果根据影视业上市公司财报匡算,这些明星、编剧补缴的税款比全行业的利润还高。

在 A 股上市的几十家电影、电视剧、院线、综艺公司,2015、2016、2017 年的净利润分别为 69 亿、94 亿、94 亿,这其中甚至没有逐一剔除非影视业务的收入,例如游戏、理财等等。即使是这样,全行业的净利润率大约只有 15%左右。

也就是说,实际上的影视行业利润空间肯定低于 100 亿。这其中,电影公司应该是行业利润的主力军。

可是,电影行业的利润空间本身也够低的。

以刚过去的 2018 年为例,含服务费的票房是 610 亿,只比 2017 年的 559 亿增长了 9.06%。这也是继 2016 年票房 457 亿只比 2015 年的增长 3.73%后,整个行业增长速度再次低于 10%。

然后,这 610 亿里还分国产片和进口片,2018 年算是国产片的好年份,票房占比达 61%。但按照分成比例,国产片的票房,院线拿走 55%。那么国内电影业收入,即包括了拍摄、明星片酬、发行、、综合人工、编剧、特效、后期制作、道具等所有项目的收入,大约为 167 亿元。(610*61%*45%)

换算下来电影行业的净利润率也就 25%左右,也就是说,面向国内市场的中国电影业,整个行业的天花板只有 40 亿元左右。对比之下,面向世界的迪斯尼,每年净利润则是百亿美元级别的。

影视行业不仅市场空间小,而且不管是电影、电视剧,还是综艺、视频平台,业绩和经营都都有很大波动的,影视制作的稳定性也非常低,还有如影随形的政策风险。

在电视剧行业,以美剧为例,其生产过程大致可以分为创意期、审议期、试播期、招商期、正式拍摄期,5 个阶段。

创意方想到点子,去找制作方推销;制作方完善点子,做个策划案,去跟电视台推销;电视台在 1000-2000 个项目里筛选出 10-20 个目标;确定目标后,电视台拨款拍摄“试播集”,拍好了拿去招商会上试播,只有效果最好的 1-5 部剧集会被正式预订。

对于电视台来说,每年拨款 4000-6000 万美元拍摄 20 个剧的试播集,先尝试市场反应再择定目标进行投资,风险和成本远比花几亿美元拍全一部不知道市场反响的剧集小得多。

而即便选定了某个剧,进入正式拍摄,电视台通常预定的也是约 13 集的“标准季”,只有实际播放后确实反响热烈的,才会续订 20-23 集的“完整季”。这又是一层关卡。接着每一季如果收视不好,剧集就会被随时砍掉。

而对于创意方和制作方来说,电视台预定试播集之前,项目主要处于详尽的策划阶段。这个阶段就跟贾跃亭推销汽车一样,只需要 PPT,不需要真车,所需付出的资金成本其实非常低。

反观中国国内,中国电视剧是不存在“试播集制度”的。因此电视剧的拍摄,需要制作方首先付出一笔高达几百万的巨额的启动资金,做出全部剧本,预签好几乎所有的导演、演员、拍摄团队,再用这个剧本+团队+演员阵容,和电视台谈播映权的购买合同。然后电视台买下首轮播映权。

对于项目的发起者和初始投资方来说,在完全不确定是否能够播映,是否有人买,甚至是否有人进行后续投资的情况下,已经付出了几百万元。一旦项目无法推进,这几百万元无疑就变成了沉没成本。

对于电视台来说,整个过程中,始终都是面对剧本、台本,没有可能像“试播集”一样试探市场和投资商的反应,每签一份播映合同,所冒的风险都很大。

事实上,影视行业的库存也越积累越多。2015 年的时候,有 84 亿元的投资拍了作品但没法播出,这个数字在 2018 年前三季度飙升到了 178 亿。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风险,才导致了中国电视剧产业“以明星为中心”的鲜明特点。

首先,由于电视台给出的价格是参照预估成本制定的,制作方为了拉高这个预估值,就倾向于大场面、大明星。大场面受制于国内电视工业的水平实现难度很高,且没有耍花样的余地,于是制作方就天然倾向于选择大明星。而且理论上对于制作方来说,明星身价有虚抬空间,利用“阴阳合同”、“抽屉协议”,它们可以腾出利润空间。

同时,电视台在只能看到剧本和主创名单的情况下,对于剧本的市场反应无法预判,购片经理们为了提高“准确度”,也逐渐依赖于主创和演员的名单,也会天然倾向于选择“大明星”,于是造成了中国电视剧产业愈演愈烈的明星中心制。

例如,杨幂、黄子韬出演的剧集《谈判官》,总成本 1.6 亿左右,其中杨幂、黄子韬的片酬就占 8000 万;又如《那年花开月正圆》,华视娱乐在该剧上的投资 2.21 亿,其中给孙俪的片酬 6048 万,给陈晓的片酬 2750 万。

而为了进一步绑定明星、降低短期片酬支出对公司财务的冲击,一些上市公司还开创了新的交易方式,例如华谊兄弟,它用 10.5 亿元现金收购了冯小刚创立不久的东阳美拉,相当于把付给个人的片酬、费用,转化为公司间的业务往来,然后把公司间的业务往来再转化为上市公司内部关联。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源: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99uu在线娱乐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